快捷搜索:

为了当好女法官,我看了几百部恐怖片

为了当好女法官,我看了几百部恐怖片 原创: 白行简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 职 业 故 事 -

在他的指导下,我和小杜每天下班都窝在宿舍里看恐怖片,阅片量直线上升。治疗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我们从最开始被吓得哇哇大叫,到后面变成了看着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内心都毫无波动。但有时面对卷宗里的凶案时,我仍然会控制不住地害怕。因为我知道,可怕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故 事 练 习 生 习 作

第 20 篇

-1-

到今年七月,我大学毕业整八年。大学毕业的时候,通过公务员考试,我进入了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当书记员,在这八年里 ,有七年半的时间,我都在刑庭。

其实,刑庭并不是我喜欢的部门,我不喜欢和各种犯罪嫌疑人打交道,我害怕触碰到他们穷凶极恶的眼神。

刚进庭的时候,带我的法官姓刘,是个女法官,华政经济法专业的研究生,我叫她楚楚姐。

我跟着楚楚姐审的第一个案子是一起二审强奸案。

受害人才16岁,在网上认识了被告人,某天心情不好,两人一起出去喝酒。喝醉之后,被告人将被害人带回出租屋并与之发生关系。醒来后,被害人就报了警。

醉酒状态下的被害人没有反抗能力,所以被告人被控强奸罪。

楚楚姐把案卷递给我,说看一看想一想,第二天合议庭一起讨论。

整个案卷我是硬着头皮读完的,案件的任何细节都事无巨细说得清清楚楚,那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还没结婚,这么直白的讲述,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讨论的时候,几个案件承办人争辩得热火朝天,为这案子中的疑点:是“强奸”还是“约炮”,如何定义被害人的无反抗能力,醉酒状态如何证明。

讨论的时候,楚楚姐有意考我有无认真做准备:“小黄,说说你的想法。”

“我,我觉得吧,嗯,应该算是罪名成立吧。”

“什么叫算是?审案子应该用‘算是’的态度吗?你有没有认真看卷宗?!”楚楚姐很明显对我的回答不满意,非常生气地质问了我。我并没有辩驳。

后来,有一次和楚楚姐独处的时候,我主动和她说起这件事,并且表达了自己刚开始并不是特别习惯直接面对残酷的刑事案件,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够去民庭或者行政庭:“姐,我一直是个有点胆小的人,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学法律、进法院都是有一点出乎意料的事情。所以,刚开始接触刑事案件的时候我有点无所适从。”

现在想想我那么做真的是挺傻的,和现任领导表达想要转部门的意愿,我是不是最笨的下属?好在楚楚姐不是爱计较的上司,她直接明了地告诉我:“对于你这种小天真来说,其实更应该留在刑庭。要知道,你见或者不见,黑暗和残酷的事件一直都会存在,而且,见总比不见好一些。做人,尤其是做女人,不能永远天真。”

后来分过来的案子,楚楚姐总会先把案卷让我复印一份,自己做案件梳理和案情分析,并且还会特意带我出去外调,尤其爱去看守所。


-2-

去看守所,是每一个刑庭人必经的一道坎。

第一次去的时候,看到灰色的高墙,与众不同的圆拱形大门,我赶紧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

我们第一次送起诉状副本的对象是一件故意伤害案的被告人,男性,36岁,“二进宫”。第一次,他在马路上将撞到他的行人打成轻伤,判了一年有期。这一次,因为被邻居家的狗咬了,再见到的时候他直接将狗捅死,还捅伤了阻止他的主人。

在走廊上见到他的时候,我只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是一个非常瘦的男人,像一把枯柴,一双眼睛细长,但特别亮。

他和我想象的犯罪嫌疑人不太一样,我以为他应该是满脸横肉,目露凶光,或者眼神枯萎,一脸憔悴,至少应该是低沉的,见到我们是惧怕的。

但是他没有。

他也看着我,越过前面的楚楚姐,直接盯着我,毫无惧色地像一个正义者。

我不该胆怯,但不知为何,却迅速低下头,全程也没敢看他。

楚楚姐把起诉书副本递给他,并简单询问了他几句:“情况属实吗?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其实,我在案卷里已经看到他对自己所做事情的交代,也算清楚,可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难缠的被告人。

但我从他的言语中能感觉得到,他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悔改情绪。

真的,也许主观感觉是一种不太可靠的事情,我也并不想依靠它去判断别人,但有时候,说话的语气、腔调、情绪能够传达他的内心想法,这一点也许说话人自己都不会注意到。

结束的时候,我们准备离开,他突然叫住了我们:“领导,我有一个问题可不可以咨询一下你们?”

“请讲。”

“现在外面的股市行情怎么样?我有好几支股票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愣住了,转过身看向他,他非常平静地又问:“听说股市不太景气,是真的吗?”

“涨得不错,有机会你应该尽快卖掉它。”楚楚姐脚步都没停地说着,我只能快步跟上。

出了灰色的高墙,外面的空气里似乎都有自由的味道,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能随意走动的生活是多么幸福。

在回去的车上,我问楚楚姐:“为什么有些人看着就很坏?”

“因为他们就是很坏,有的人做坏事是被逼无奈,而有些人,天生就是坏。”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他说股票的事情?最近股票真的不错吗?”

“确实不错,你以为我在故意骗他?”楚楚姐抬眼,看到了我的怀疑,“当然,作为普通人,我是觉得他非常坏,总是因为一点琐事极端地伤害别人,并且从心底一点都不认为这是错误的。”

“但作为一个法官,在这件案子里,我只能将他当做一个普通人。我能感受他的坏,但我不能利用这种感觉。”

“在一场审判中,你必须是中立的。”


-3-

第二年的时候,我从书记员的岗位转成了法官助理,和另外一个新转来的助理小杜一起跟着楚楚姐。

小杜比我毕业晚一年,之前她在行政庭当书记员。老实说,转成法官助理之后,我的压力大了很多。

为了克服自己胆子小的弱点,我和小杜在网上找了咨询师进行心理治疗,有一个治疗师告诉我们,克服胆小有一个最快速的办法,就是看恐怖片。

好啊,以毒攻毒。

在他的指导下,我和小杜每天下班都窝在宿舍里看恐怖片,阅片量直线上升。治疗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我们从最开始被吓得哇哇大叫,到后面变成了看着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内心都毫无波动。

但有时面对卷宗里的凶案时,我仍然会控制不住地害怕。因为我知道,可怕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转成法官助理三个月后的一天,有一个绑架杀人案的审判任务分到了我们庭。楚楚姐临下班把卷宗给我和小杜,顺便说了一句:“这个案子,你们俩先试着写个判决。”

恐怖片也不看了,下班后,我和小杜凑到一张桌子上翻卷宗分析案情,找法律适用。将案件捋顺了并不算复杂, 一个17岁的少年被人绑架,在囚禁过程中被过失致死。

但越简单,越令人头皮发麻。

被害人刚刚填完高考志愿,办完升学宴,而绑架他的人就是宴会上给他上菜的服务员,不过二十出头。上菜的时候,他听到被害人和朋友谈论自己的出国旅游经费,想到能出国一定有好多钱,于是便萌发了搞点钱的念头。

赎金最开始要十万,送过去后绑架者又要再添二十万,可怜的父母在为了救人而东拼西凑借钱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早已被害。

我越看越觉得头皮发麻,大楼上加班的同事不算少,办公室都亮着灯。但我觉得整幢大楼都是黑漆漆的,只觉背后阴风阵阵。

小杜也很久没说话,忽然轻轻地问我:“你说被害人因为多说一句话就招来杀身之祸,谁能想到呢?”

人心能有多坏,没有人看得到深渊的底端。

而作为个体的害怕,怕的是不小心从背后伸出的黑手,是走在路上突然冒出的匕首,是无心说话被有心人听到后的不怀好意,是小心谨慎活着仍然过不好这一生的意难平。

我明白自己一生可能也无法克服这种恐惧,我只能与它和平共处,最好还能互相利用。


-4-

工作的第六年,通过考试和选拔,我终于转成了员额法官,与此同时,楚楚姐调去了民庭,她在刑庭待的时间太久了。

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楚楚姐是一个很好的领路人。

她走之前,一定要带着我和小杜去一次看守所。其实,这六年里,看守所我来了无数次,我早已不是最开始那个连犯人长什么样都不敢看清楚的小姑娘了。

铁打的刑庭法官,流水的犯罪嫌疑人。

在这里,我见过杀害父母的孩子和虐待孩子的父母,讯问过普通的盗贼,也探寻过最凶残的抢劫犯如何作案。

他们大多数都有张普通人的面孔。

有时他们将我们视作救命草,有时视作包青天,有时会对我们不屑一顾。

予我来说,他们只是天平的一端而已。

我仍旧会惧怕一些穷凶极恶的被告人,但我早已学会如何利用自己的恐惧。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我随身带着一个记事本,上面列着我平时写的《绝不做的事项清单》。这也是我看恐怖片的时候跟主角学到的技能之一,现在这个清单已经列到八十多条了,我想着等到了一百条,就整理出一个电子版,分享给身边的亲人朋友。

清单的第一条是:“千万不要轻信小朋友。”

两年前的一个案子教给了我这一条,真正的被告人是一个四十岁的单身男人,而他的“共犯”是一个只有七岁的小男孩。有一个女性在逛商场时遇到这个小男孩,他说自己和妈妈走丢,希望她能帮帮自己。这名独身的女性就这样被带到了商场的安全通道附近,随后被守在楼道的男人绑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尸体是三个月后在垃圾堆里发现的,被分成几个黑塑料袋装着。一叠卷宗里,被告人的陈述足有十几页,动机、经过、结果,包括对被害人的折磨、杀害和肢解。

楚楚姐走之前,我把清单提前打印一份送给她,可能有些“班门弄斧”,但这也算是我几年工作的一点积累,她礼貌地表示很受用,要请我吃饭,并且选了商场最贵的一家西餐厅。

打开菜单的时候,我有点儿吃惊:“楚楚姐,咱吃了这顿就不过了吗?”

“想吃什么就点吧,不用给我省钱,假客气!”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听领导的话了。

饭后闲聊,楚楚姐问我:“听说你以前还看恐怖片壮胆?”

“可不是嘛,恐怖片看了几百部,从国内到国外,亚洲的,欧美的,都差不多看了个遍,多少有点用吧,但作用也不是很大。”

楚楚姐听了,很没有形象地笑得前俯后仰:“司法审判又不是阎王坐镇,与其看鬼片,不如看刑侦电视剧了。”

顿了顿之后,她又接着说:“其实,在哪个庭里都差不多。法官就是这样一个职业,要见到更多的黑暗面。在民庭,人性同样也是恶的,有看似是模范丈夫的男人在外嫖娼,点起小姐来轻车熟路;有亲生儿女照顾父母,还要问老人要工资的;有未成年少女怀孕医院要求父亲来检验,一下叫出四五个男孩子来;也多的是恩爱夫妻离婚撕破脸,闹到将枕边话都拿来当攻击对方的武器……”

我点了点头:“是啊,所以害怕呀,害怕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意外,也怕自己有一天万一会变成这样的人。”

“害怕是正常的,这是有同理心的表现。在面对案件的时候,能够做到既审视法律事实,也审视背后的人心,其实挺难。但还是希望你不要去变成一个法律机器,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对啊,现在想想,保持恐惧从某种意义上看也是必要的,生活的无数种可能性都有概率会降临到我们身上。”说完这些话,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走啊,去买新衣,去享受生命。”

楚楚姐立刻拿起包就走,看过太多悲欢离合的我们已经形成了高度的默契:人生苦短,意外不知在哪里等待,时不我待,不如及时行乐。

-END

阅读原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