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大卫·霍克尼“大水花”今起北京展出,百件作品

大卫·霍克尼“大水花”今起北京展出,百件作品多来自泰特 8月30日,北京木木美术馆成立5周年之际,以新馆钱粮胡同馆为核心的木木艺术社区迎来“大卫·霍克尼:大水花——泰特馆藏作品及更多”展览。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是在世艺术家中绘画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纪录的保持者——去年年底,霍克尼“泳池”系列代表作《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以9031.25万美元落锤,创下在世艺术家作品最高成交价。

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这位1937年出生的英国艺术家虽未出席开幕式,但展览以100余件作品回溯了霍克尼自20世纪50年代持续至今的艺术生涯,展出作品大部分展品来自英国泰特美术馆馆藏,从中“我们将看到一路以来霍克尼是如何踏过无数的小径,如何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2017年2月,大卫·霍克尼在泰特不列颠美术馆举行回顾展,那年他80岁,图为2017年11月霍克尼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木木美术馆新馆钱粮胡同馆

霍克尼1937年出生于英国布拉德福德,先后就读布拉德福德艺术学院和伦敦皇家艺术学院。1970年,年仅33岁的他在伦敦白教堂美术馆举办了首次个人展览,从那时起,便一直吸引着批评家和公众广泛的注意力,并在此后的60年间接连创作了一系列举世闻名的作品。霍克尼的灵感来源颇丰,既涉及时下流行的视觉元素,也包括古典时期和现代艺术大师的杰作。以静物、肖像和风景等传统主题为依托,霍克尼持续发挥着他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冒险精神,思考和质疑着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并在二维画面上进行表达。霍克尼本人同中国缘分匪浅,曾在过往的艺术实践中从中国传统绘画及画论中汲取灵感和营养,他本人更曾在上世纪80年代,以及2015年时访华,但这场与英国泰特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展览却委实是霍克尼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展览。略显遗憾的是,现年 82岁的艺术家此次“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无法同热爱他的中国公众见面。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以100余件作品回溯了霍克尼自20世纪50年代持续至今的艺术生涯,展现了其作品中所流露出的层出不穷的可能性,不仅仅局限于油画、版画和素描,还包括近年来他所感兴趣的摄影、数字技术等新媒介。展出作品大部分展品来自英国泰特美术馆馆藏,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杰作,如《更大的水花》、《我的父母》等。展览前言中如此写到,“我们将看到一路以来霍克尼是如何踏过无数的小径,探询着观看和再现的本质。而这名当年在艺术学院里前途可期的学生,又是如何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展览现场《更大的水花》

“彻头彻尾工人阶级家庭”的孩子

由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主理设计的木木艺术社区,隶属于昔日老北京著名商圈隆福寺街 “再造计划”的一部分。刚刚落成的木木美术馆钱粮胡同馆与周遭正在施工的工地,在地理区划的分隔线上也并不明晰。嗅着扬尘与生灰的气息步入展馆,才发现这里实为从一处更具历史年代感的职工食堂和地下人防工事改建而来。在展厅入口正中放置的是大卫·霍克尼新近的作品《在工作室中》——在2017年结束之际,霍克尼将相机镜头转向他的工作室,在这里有他最近的画作、家具、画架和三角架上的大书……

大卫·霍克尼,《在工作室中,2017年12月》,2017,纸上摄影绘画、Dibond板材,278.1×760.1 cm,该系列12幅中的第7幅,泰特美术馆馆藏

这幅名为《在工作室中》的作品本身由三千多张照片拼贴而成,具有令人着迷的CGI电影效果。霍克尼使它看起来生动却又不十分真实,阴影处的潦草处理也让光线看来不合常理。作品中微型版本的画作以二维的形式再现,它们或置于画架上或靠在墙上,却给人一种漂浮之感。站在中间的正是霍克尼本人!他穿着一件条纹开襟羊毛衫,戴着一根红粉相间的领带。在策展人海伦·利特尔(Helen Little)女士看来,之所以把霍克尼最新创作的作品放在展览开始的位置,正在于“它清晰地反映了艺术家之于时间、空间和运动此三维关系,在二维平面内探索的大成。”

大卫·霍克尼,《女人与缝纫机》,1954,石版画,22.5 × 35.5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绕过《在工作室中》,在展墙背面可以看到艺术家详细的生平介绍。开宗明义第一句就写明,他来自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人阶级家庭”,而他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艺术实践亦由此次第展开。《女人与缝纫机》是霍克尼1954年创作的版画作品之一。彼时他还是布拉德福德艺术学院的一名学生,当时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校刊创作素描和漫画,而他的早期版画也保留了一些漫画的特征。在《女人与缝纫机》中,霍克尼尝试了一种以笔触稚拙的、卡通形象般的人物为主的场景风格。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这幅画中的模特是霍克尼的母亲劳拉。日后,霍克尼曾在不同的媒介上多次描绘出母亲的形象。

大卫·霍克尼,《妈妈的肖像III》,1985,石版画,51.2×43.5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水花!《更大的水花》!

1963年,霍克尼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一年后,第一次去到洛杉矶,1964年后便长居于此。他被加州轻松愉悦的生活氛围所深深吸引,曾评论说:“这里阳光普照,人们的压力比在纽约小很多……刚到达时,我还拿不准这里是否有任何艺术气息,但这种担心实在是多余的。”在1964到1971年间,霍克尼创作了大量以游泳池为主题的作品。大约也是在自己30岁前后,他开始走向“自然主义”的绘画之路,一度着重描绘与自然界最无形无状且透明的物质,水。《更大的水花》创作于1967年,霍克尼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期间。自然是此次展览最热的“网红打卡处”。白色的画框模仿了宝丽来照片四周的留白,而画面本身也暗合照相术的即时性特质:画面上图有一块跳水板,无人却水花四溅。在这幅画中,人物看似缺席,但跳水板、椅子、水花都是有人在场的明证,画面凝固般的静止,声音也好像被建筑物吸收干净,一片静谧背后却反映出画家内心的激越。

大卫·霍克尼,《更大的水花》,1967,布面丙烯,242.5×244 cm,泰特美术馆馆藏,伦敦

大卫·霍克尼,《放水进泳池,圣莫尼卡》,1964,石版画,51.4×66.3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1970年代后,霍克尼从洛杉矶返回英国。这时期他的作品风格再次改变,尤其是对光线的运用和对人物描画的形式,“心理视角”开始成为观察他笔下人物的新维度。艺术家从1968年开始创作一系列大型双人肖像,创作于1970年布面丙烯画作《克拉克夫妇和波西》准确地记录了他个人旨趣的变化。画中主人公是霍克尼的朋友,克拉克夫妇。这件作品创作于他们家中,兼具现实主义和高度简洁的风格。霍克尼通过拍照、观察和画草稿来思考构图问题。在传统肖像画中,通常两人中的一方会看着另一方,而后者则看向画外的观众,形成一种观看的循环动线。但《克拉克夫妇和波西》却不同寻常:克拉克夫妇分别从画面中央的一扇敞开的大玻璃窗两侧看向画外,视线绝无交流,表现出一种细微的情绪冲突。而站在中心视角看着画面的观众,则成为这对夫妇目光的聚焦之处,也成为了这组关系中的第三者。

大卫·霍克尼,《“克拉克夫妇和波西”草稿》,1970,纸本彩铅,35.5×43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大卫·霍克尼,《克拉克夫妇和波西》,1970-1,布面丙烯,213.4×304.8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布面油画《我的父母》创作于霍克尼父亲去世前一年(1977年),从中可以看出他的绘画风格转向了对人的行为的研究。画中艺术家的母亲端坐着,神情专注、姿态优雅,而他的父亲,显得有些坐立难安,正在阅读一本亚伦·沙尔夫的著作《艺术与摄影》。此外,一本关于夏尔丹的书,以及书架上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令人联想起过往亲密的家庭场景。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的《耶稣受洗》(目前藏于英国国家美术馆)映在镜中,和画面中的两个人物形成一个三角形构图。20 世纪 70 年代,霍克尼在艺术界已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开始有人把他的生活和艺术拍成电影,这些作品包括由迈克尔和克里斯琴·布莱克伍德制作发行的《大卫·霍克尼日记》、由杰克·哈泽恩制作发行的《轰动一时》等,这些视频艺术作品本次展览也有涉猎。

大卫·霍克尼,《我的父母》,1977,布面油画,182.9×182.9 cm ,泰特美术馆收藏

霍克尼的“中国日记”和卷轴画

就像是1960年代的“水花”系列作品中,就已然暗合“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中国画秒谛。大卫·霍克尼本人的中国情缘不可谓不深,此次展览也将首次呈现艺术家与中国以及中国传统绘画间的关系。1981年,霍克尼曾与英国诗人斯蒂芬·斯彭德 (Stephen Spender)到访中国,还由此合著了《中国日记》一书,详述了他们在北京、西安、杭州、桂林、广州等地的见闻和轶事。该书后记由两人回到洛杉矶后的对话组成,在霍克尼看来广州是彼时中国最具活力的城市,“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各不相同,这是唯一一个街上女孩子穿裙子的城市……文化广场是我们见到的唯一一个人们真的在享受生活,进行娱乐活动的地方。”

展览现场“大卫·霍克尼与中国”部分

在中国的游历让霍尼克留下了大量的摄影和素描作品。此外,中国画在画论、技巧、视角等方面都对他之后的创作影响深远,尤其是长卷“散点透视”和“移步换景”的构图和观看方式。在1984年一次同泰特美术馆总监的通信中,霍克尼难掩欣喜,“我认为这(中国卷轴画)是有史以来最凝练的艺术形式,有着极为高超的时空处理方式。” 此次展览上,难得一见的《康熙南巡图》(卷六)和其他极为重要的中国古代绘画真迹,与霍克尼的相关重要作品并置在整个展区的最后,以作品间的对话引发力量,唤起超越时空和文化语境界限的感悟与精神共鸣:实际上,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霍克尼就开始在他的作品中不断地实践中国画带给他的思考和感悟。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他在1987年策划、执导了影片《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或曰表面即错觉而深度亦然》,在这部影片中,霍克尼以清代宫廷绘画极重要之作、王翬等人所绘《康熙南巡图》为例,详尽讲述了他如何畅游在中国卷轴画的广大与精微之中,以及他所感悟到的一种动态的描绘时间和空间的方式。

王翚 宋骏业 杨晋等,《康熙南巡图(卷六)》局部,1632-1717

大卫·霍克尼,《阿卡特兰酒店:第二天》1984-5,石版画,73.5×96.2 cm,泰特美术馆收藏

大卫·霍克尼,《故宫与天安门》,1981,木木美术馆收藏

“最后”,但不是展览的终点。按照导览牌所示,观众可以移步至50米外的隆福木木文化中心继续参观此次展览的最后章节。那里亦有惊喜,除了继续呈现霍克尼在80岁生日后,“最新创作的一批继续完善着他对‘单点透视’批驳和对新的观看方式追求”的作品外。还可以实现“和大卫·霍克尼一同参展”的梦想——原来霍克尼一直坚信艺术是技法而非历史的产物并总被非常规的制图方式所吸引,近十年来他开始用iPhone和iPad上的Brushes软件来描绘卧室窗外的景色,或者干脆带着设备来到户外进行速写。是以此次展览期间,艺术爱好者们也可以自行上传iPad绘画作品,木木美术馆将遴选出其中的佼佼者和艺术家本尊的iPad作品同框展示。

展览尾声处,引导观众去另一个展厅的导览标识

展览将持续至2020年1月5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