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讲座|沈迦、刘平、何光沪:改变世界的卫斯理

讲座|沈迦、刘平、何光沪:改变世界的卫斯理兄弟 《两个人改变世界:卫斯理兄弟传》是讲述卫斯理兄弟生平故事的第一部双人中英文传记,由英国传记作家朱丽安·威尔森所著,译者吴慧晶翻译而成。朱利安在本书中将二人并列作传,向读者展示了他们曲折而又传奇的一生以及高尚的品格和思想。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宗教系何光沪教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刘平教授以及历史学者、本书特约策划人沈迦老师做客上海静安钟书阁,为读者带来一场以“十八世纪大觉醒运动中的卫斯理兄弟”为题的新书分享会。

讲座当天的钟书阁

第一本中文的卫斯理兄弟传

沈迦在分享会开始介绍了选择将这本卫斯理传记引入中国的原因。英文世界里关于卫斯理的传记不下十本,兄弟合传这是第一本。 “我们有时候也感慨,这么庞大的一个中文世界,拥有如此大人口基数大一个国家,我们对西方文明基础素材的了解非常欠缺。”沈迦说。

在简述了何时何地与卫斯理兄弟传的英文原著结缘后,沈迦还介绍了引入此书到出版的过程经历, “从初识到现在,大概有六到七年时间,才有了这本书走上前台的机会。出版以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可以说,它真的是中文世界第一本卫斯理兄弟传。”

《两个人改变世界:卫斯理兄弟传》

理性主义时代与卫斯理兄弟

“约翰·卫斯理和查理·卫斯理这两兄弟刚好横跨了一个世纪,前后一百年时间,整个十八世纪。而这两个相当于出生工薪阶层的平民,通过自己改变了十八世纪以北大西洋为界的整个世界——即英伦三岛、欧洲大陆以及我们所说的北美。当时美国还没有成立,但美国的成立也受到了兄弟俩思想的影响。” 刘平教授推荐此书的理由,除了它是包括海外的汉语世界里第一本也是现今唯一一本兄弟合传的传记外,还在于它的通俗易懂,以学术为根底但并非过于学术,只要受过高中大学教育的人都可以进行阅读。

刘平在此次讲座中所做主题分享的标题是——理性主义时代与卫斯理兄弟。在发言中,他通过三个部分来解读卫斯理兄弟传——卫斯理兄弟当时的历史处境、他们如何通过自身改变世界、他们对当今中国读者有何阅读价值。

约翰·卫斯理和查理·卫斯理两兄弟

“十八世纪在我们印象中是怎样的一个时代?标准教科书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理性主义时代,是启蒙时代,靠理性来启蒙。强调理性,否定神性;强调了个人对理性和权威的尺度,否定了圣经和上帝的最高指令。在这个理性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代,出现了这样一股力量,就是卫斯理兄弟。在我们今天提起理性主义时代的时候,总是会讲理性主义和启蒙运动是如何地光辉灿烂,但别忘了,理性主义时代有很多的社会危机……但像卫斯理兄弟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对抗理性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危机,这就是我们说的改变世界。如何改变世界?首先从改变他自己开始,再到他改变别人。”

理性主义时代以1617年1648年间的三十年宗教战争结束为起点,以法国大革命的发生为结尾。理性主义的第一个根源在于中世纪晚期的文艺复兴运动,其最重要的思想就是——人是自身的“救世主” ,人可以通过人自身来解决问题;人是不完美的,但人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把自己变得完美。这也是启蒙运动与整个理性主义时代的主旋律。理性主义的第二个根源来自于宗教冲突,这些冲突的目标在于改变当时整个欧洲的“国学”,即基督教,所以欧洲的宗教改革相当于“欧洲国学”的自我革新运动。但这一系列改革最后破产,以三十年宗教战争结尾,导致当时的民众对宗教产生了彻底的怀疑甚至是批判,带来了许多社会危机。理性主义的第三个根源是兴起的现代科学,它使人们对和平的新生活充满了憧憬之情,现代科学先驱们的新发现也促使人们重新思考自己与宇宙的关系。同时欧洲还出现了许多伟大的哲学家,形成了新哲学,即理性主义哲学。在欧洲大陆为代表的是唯理论哲学,英伦三岛占主流的是经验论哲学。

除此之外,刘平教授还梳理了十八世纪以来基督教各教派演变的过程以及以卫斯理兄弟为代表的循道宗派诞生的过程。最后以本书对我们的时代有何意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他还做了如下总结:第一,卫斯理兄弟以个体生命的改变,向外推及,从而改变整个社会。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其实是改变自己,不过不改变自己,想要改变别人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第二,基督教想要改变人,不是通过自身内在的成圣,而是靠由外而内的称义和成圣,而我们的儒家思想常常提倡的是先“修身齐家”,然后才是“治国平天下”,基督教区别于我们的价值观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第三,什么才是判断信众品行的方法?卫斯理兄弟的理论认为,只有通过人的品行,不仅仅要管理好自身的家庭生活,而且要将这些圣洁的品行贯彻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去。

关于基督教的三个误区

何光沪教授探讨了中国人对于基督教这一概念的看法。他认为称基督教为“庞然大物”有失偏颇。“基督教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如此庞大的一个体量是我们不容忽视的房间里的大象,但我们真的看清楚了这头大象吗?”何教授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还认为,最遗憾的是,基督教已经传入中国一千三百多年,我们还未看清楚这个问题。

讲座现场

他认为中国人看基督教主要有三个误区。第一个误区在于,许多人认为基督教是一神教,信奉的是排他论。第二个误区和基督教的倾略性有关,很多人认为“佛教进入中国是骑着白马来的,而基督教是坐着炮弹来的”。 第三个误区是基督教的“阴谋论”,是指传教士“包藏祸心”,他们在中国做好事,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传教的目的。

在讲座最后,沈迦说:“在天主教中很多人出身非常显贵的家庭,新教以后层面相对降低了。卫斯理这样的普通人,怎样运用心灵的力量改变世界,对每一个人都有借鉴意义。其实在西方社会推动整个社会心灵的改造,很多力量来自于此。在当下有非常多焦虑、困惑甚至迷茫。卫斯理的时代比我们早了三百年,三百年前他就讲清楚了人类的秩序其实是灵魂的秩序。对这一点认识的缺失,也许就是我们这三百年为什么走得这么艰难的原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